晚餐

时间:2020-10-26 05:19:54

梅蘭妮嘟了嘟她粉紅色的嘴唇,下車前在後視鏡裏迅速檢查了一下化妝。她

走過熱烘烘的人行道,走近那家法國咖啡館時,她那條及膝的黑色裙子在大腿上

輕輕地拂動。入口兩邊都有一個綠色的帶柵欄的露台,但是沒有客人坐在那裏。

梅蘭妮累壞了,一個下午的購物和娛樂,還去了美發沙龍和水療中心,她需要美

食來安慰饑腸辘辘的胃。梅蘭妮決定去她聽說過的新開的咖啡館。據說菜非常美

味,廚師也是法國人,他被公認爲是一位美食大師。

梅蘭妮非常滿意,菜的味道很好,加上好酒。梅蘭妮很放松,享受著她的晚

餐和餐廳的優美旋律。她放空思緒,想到了工作、愛好和她的貓。

當她吃完後,服務員給她送來了賬單,他的微笑中帶點緊張,梅蘭妮感到有

些困惑。她從錢包裏拿出信用卡,遞給服務員,看著他離開。

過了一會兒,服務員又出現了,臉上露出一副不安的表情。

「對不起,小姐,你的卡好像有問題。如果你願意的話,經理會私下和你溝

通,不會打擾到其他客人。」

梅蘭妮驚訝的張大了嘴。「我不明白我的卡怎麽了。我有很高的額度。嘿,

我今天已經用過那張卡好幾次了!」

「我明白,小姐,但是請你跟我來見見經理好嗎。相信可能隻是一場誤會。」

服務員伸出手來,請她跟著他走。

梅蘭妮迅速點了點頭,收起了錢包。服務員沒有把她的卡還回來,她想把卡

拿回來,打電話給信用卡公司的客戶服務號碼。她笑了笑,當然,這隻是一個小

錯誤。

服務員帶著梅蘭妮繞過餐桌,其他顧客在看著他們,盡管他們什麽都不知道,

她還是感覺到那些目光在盯著她。她的臉漲得通紅,她快步跟上服務員,幾乎迫

不及待。

前面是通往廚房的巨大的活動門,門上兩個磨砂的玻璃圓圈射出刺眼的光照,

與櫻桃木鑲闆門形成鮮明對比。隨著梅蘭妮越來越近,空氣中彌漫著濃烈的香味,

如果不是她剛吃飽了,那香味會使她分泌口水。

服務員推開門,梅蘭妮跟著他走進熱鬧的廚房。梅蘭妮猶豫了一下,因爲各

色各樣的廚師、幫工、洗碗工和侍應生都暫停了一下,盯著她看。她又一次滿臉

通紅,好像這些人正以一種饑餓的方式看著她一樣。

她搖了搖頭,轉向服務員,「拜托,讓我和經理談談。我會給我的信用卡公

司打電話,把事情弄清楚。」

服務員輕輕地笑了笑,點了點頭。「請這邊走。」梅蘭妮跟著那個男人穿過

廚房,走過一張巨大的木制屠宰台。一大堆各種蔬菜正被清洗和去皮,準備煮熟

或生吃。她的鼻子再一次被香味戲弄,爐子上有一鍋美味的冒泡混合物,用香草

和橄榄油調味。

但廚房的分心並沒有使她放慢腳步,她和服務員走到廚房一側的一扇不顯眼

的門前。服務員敲了兩下,然後又敲了一下,門咔嗒一聲開了。梅勒妮看到裏面

有兩個人,一個穿著白夾克,戴著帽子,另一個穿著黑西裝。戴帽子的廚師坐在

一張大橡木桌的角落裏,雙手擺弄著一卷繩子,臉上露出笑容。他那烏黑的短發

很幹淨,有點灰白,當他向梅蘭妮微笑時,胡子向上卷曲。梅蘭妮笑了笑,禮貌

地點了點頭。

另一個人像一個健美運動員,他的身材高大,全身鼓鼓的肌肉。他消無聲息

地站在她身後,緊挨著門。梅蘭妮睜大了眼睛,猜測這個男人除了泳褲外什麽都

不穿會是什麽樣子。她看了看兩個男人,想知道事情解決後該把名片留給哪一位。

服務員把門在他們後面關上。

「你好,小姐,我是大廚。希望你吃得愉快?」廚師的口音很明顯。

「the」這個詞的發音聽起來更像「zee」。梅蘭妮笑了。

「哦,是的,先生。這頓飯真好吃。我對我的信用卡有問題感到非常抱歉。

如果我能把卡拿回來,打個電話,我想我能解決問題。這可能隻是一個技術故障。

你知道偶爾難免有這樣的事情。」她滔滔不絕地說。

大廚又笑了。「噢,我當然知道。這是你的信用卡。」他拿出一張卡片,梅

蘭妮走上前去拿。當她伸出手時,服務員和健美運動員突然抓住了她的每一條胳

膊,緊緊地抓住了她。

「什麽……」她開始說。大廚向前傾身,從夾克口袋裏拿出一張白色的大餐

巾,塞進梅蘭妮的嘴裏。她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她狠狠地踢了一下白衣廚師,但

健美運動員伸出來一條腿,踢到這條粗腿的感覺還不如踢牆。

「現在,現在,親愛的,我們馬上就來討論你的付款問題。唐納德?」

健美運動員移到梅蘭妮後面,抓住她的雙臂,緊緊地抓住住梅蘭妮。他把她

轉過身來,把她的胳膊推到背後。廚師拿起繩子,很快就開始捆住梅蘭妮的手腕。

梅蘭妮想知道這位冷酷的廚師對她有什麽想法時,眼淚湧上了眼眶。她會付錢的!

她知道她可以!

一分鍾後,她的手腕緊緊地綁在一起,棕色的麻繩迫使她雙手被固定在她的

脊椎底部。不自然的姿勢使她胸部向前挺出。服務員遞給廚師一把巨大的雕刻刀,

梅蘭妮頓時驚慌失措,廚師割斷了多餘的麻繩,遞給服務員。服務生把繩子勒在

梅蘭妮嘴裏的餐巾上,綁在腦後。

服務員和健美運動員一起走到梅蘭妮旁邊,每人用一條腿別住梅蘭妮的腿。

當廚師拿著刀走近時,健美運動員緊緊抓住她綁著的手腕。

「別擔心,親愛的,這把刀不會傷害你的。」他用驚人的掌控力把梅蘭妮的

衣服劃成薄片,飄落在地,沒有傷及肉體分毫。

梅蘭妮的眼淚從臉頰上湧了下來,男人們凝視著她戴著花邊胸罩的乳房。她

厭惡地看著廚師研究她的體形,仿佛在研究這隻鹌鹑的美味和豐滿程度。

「夥計,你選得不錯。」廚師笑著對服務員說,「看看她的曲線如何完美?

哦,選擇得很好。」廚師拿刀像黃油一樣劃過胸罩。

梅蘭妮呻吟著,感覺胸罩消失了,廚師把殘破的胸罩拉開。她的胸部雖然很

大但非常堅挺,離開胸罩也沒有什麽變形,當她的乳頭變硬時,她尴尬地臉紅了。

她感到兩腿之間有一絲潮濕。

廚師繼續用刀,很快她就感到胸罩的最後一條帶子被切斷了。就在那時,瘋

狂的廚師把刀從內褲的兩邊滑了過去。

「甜心,不要動,因爲我不想把你劃傷。」廚師小心地操作著說到。梅蘭妮

被嚇住了,讓廚師輕易地把絲綢內褲割下來。那人退後一步,欣賞著她裸露的身

體。

「親愛的,你有了不起的身體!」廚師轉向服務員和健美運動員。「她已經

準備好了,帶她去廚房。」梅蘭妮驚恐地睜大了眼睛。在辦公室裏被強暴一直是

她的性幻想,但在全體員工面前被人強暴和羞辱?她搖了搖頭,在堵住她嘴的餐

巾後面尖叫著。

健美運動員拖著梅蘭妮,服務員推開了辦公室的門。她轉動眼睛,發現整個

廚房的工作人員都看著她。他們看起來像餓極了,梅蘭妮新的眼淚湧了下來,把

勒在嘴上的繩子浸濕了。健美運動員把她拉到她之前經過的屠宰台前,把她推到

狹窄的一端,強迫她趴下,直到她的胸部緊貼在木頭台面上,她的屁股向後拱起。

她感到手抓在腳踝上,腿被拉開了。更多的繩子纏在她腿上,她意識到服務

員和其他一個廚房幫手把她纖細的腿綁在桌子腿上,她現在最私密的地方完全敞

開。

「親愛的,你能把上半身擡起來嗎?」廚師問。

梅蘭妮隻是趴在那裏,完全絕望,沒有任何反應,眼淚滴在沈重的木頭上。

廚師笑了,「你當然可以。當我們需要你這樣做的時候,你會做的。」他轉

向其他員工。「繼續你們的職責。這隻不過是爲客人準備的普通飯菜!」

梅蘭妮腿被捆在桌子上,看著洗碗工饑渴地掃了她一眼,她的身體顫抖著。

她的身體趴在桌子上,她的腳仍然穿著之前的無趾高跟鞋,被綁在桌子腿上。她

知道自己可以從桌子上擡起上半身,但是那樣她的胸部就會完全暴露在所有人眼

裏。

突然,她感覺到一根繩子綁上她的手臂向上拉,她被拉起來差不多15厘米

後,繩子不動了。她現在裸露的胸部在所有人面前自由垂下,勃起的乳頭離木桌

隻有幾厘米。

「現在,現在是時候了,小姐,請不要緊張。我們要開始操作了。」廚師輕

輕地說。

廚師開始對他的助手說話,聲音柔和,梅蘭妮試圖集中精力聽他說的話。

「不,不。她很完美。看看這些曲線,以及她的身體反應。相信我,我的朋

友。當然!不,我們必須先把原料冷卻。」廚師走了幾步,向廚房另一頭的一個

男人示意。「卡洛斯!快點,請把托盤從冰箱裏拿出來!」

梅蘭妮看著一個膚色黝黑的人,顯然是卡洛斯,走到一扇金屬門前推開,一

股冷風吹過廚房。梅蘭妮感覺到雞皮疙瘩在她的胳膊和身體兩側升起。卡洛斯拿

著一個看起來像塗了霜的餅幹盤回來了。他端著它越來越近,梅蘭妮緊盯著他。

廚師微笑著,從卡洛斯手裏拿過托盤,轉向她。梅蘭妮開始掙紮,健美運動

員的手緊握著她的肩膀,從後面緊貼著她的屁股,把她強行拉了起來。

她驚恐地看著廚師放下盤子,金屬大盤子裏面是一層銀白色的冰,他把它放

在她胸口下面。她感到冷空氣從冰上升起,她顫抖著,她的乳頭更硬了。

突然,健美運動員放開了她,她摔倒在桌子上,兩個赤裸的潔白乳房砸在盤

子裏的冰塊上。她的哭喊聲如此尖銳,甚至從餐巾後也能聽到,她拼命擡頭挺胸,

把乳房擡離盤子。她用力想把身體移開,或者站直一點,遠離冰塊,但沒用。她

的腿被完全固定,上半身半固定,她隻能在很小的幅度內移動。因之前沖擊的痛

楚和冰凍的傷害,她顫抖著,她的乳頭仍然能感覺到寒冷向上飄來,愛撫著她的

胸部,乳頭離冰塊隻有幾厘米。

突然間,她感覺到一種溫柔的觸摸,她的思想被拉偏了。她的腰顫抖著,緩

慢的手指從她濕潤的裂縫中向上滑過,愛撫著她的花瓣。她呻吟著,胸痛,乳頭

凍僵,小屄火熱的快感湧上心頭。

「太好了。她潤滑得很好。請把黃瓜遞給我。」她聽到廚師說。

突然,手指被一個又大又硬,又濕又涼的東西代替了。它沖進來,把她灌得

滿滿的,她以爲屄會被撐破。它在她體內運動,她呻吟著,屁股向後推著正在慢

慢穿透她的植物陰莖。下體的感覺讓她無力支撐下去,當她的力量減弱時,她咬

緊牙關,把冰涼的乳房放回冰盤上。

當灼熱的寒冷咬進她的身體時,她感覺到黃瓜往裏推得更深,慢慢地抽插。

她的乳頭仿佛著火了,全身發抖。最後,她又站了起來,她的胸脯凍得發白,乳

房上融化的冰水向下滴落在盤子裏。

當黃瓜在她體內進出時,她閉上了眼睛,感受屄被擴張。她感到自己的身體

有一種無法形容的需要和一種沖動,于是她屁股又向後推,試圖把黃瓜壓得更深。

她感到身體又累又沈,直到她的乳頭再一次接觸到冰塊。

她拱起背,再次向上拉起乳房,哭喊著,幾乎沒有意識到黃瓜被移走了,留

下了一個急需填補的洞。她身體筋疲力盡,她再次掉下,她無力再把自己擡起來。

梅蘭妮現在每隻乳房的一半暴露在溫暖的空氣中,其餘的部分包括乳頭浸泡在冰

水混合物中。

梅蘭妮心裏充滿絕望,她的胸部在寒冷中麻木。她的屄突然感到刺痛,一個

很薄的手指長的物體深深地插入,手指把它推進深處。一個又一個的物體滑進了

她的身體,慢慢地填滿了她的體內。她意識到那是切好的胡蘿蔔、南瓜、西葫蘆

和其他蔬菜,正在推進她的屄,浸泡在她的愛液中。

「很好,她的胸部現在已經做好了。請把她拉起來。」廚師對健美運動員說。

「腌泡汁呢?」他喊道。

梅蘭妮幾乎沒有注意到手把她往上拉,她的可憐的乳頭甚至對一絲空氣都很

敏感。她盡量轉過頭,看見廚師向另一個人示意。另一個和之前冰塊盤子類似的

金屬盤放在台面上,比之前的更深。梅蘭妮看著那個人把爐子上的一個鍋裏面的

醬汁倒進盤子,醬汁裏面點綴著綠色和紅色的香料。

廚師拿起托盤,把它端到屠宰台上,微笑著,像一個藝術家對他的作品感到

滿意。熱的蒸汽從盤子裏冒出來,他把它放在台上,放在她旁邊。她看著他把一

根手指蘸進醬汁裏,嘗了嘗。他彎腰在她耳邊低語。

「這是我的特別腌泡汁,親愛的。我希望你會喜歡的。它主要成分是最好的

冷榨橄榄油,在月光下被處女們踩出來。」他的眼睛有笑意。「我當然是開玩笑。

我相信是意大利的某台機器榨出來的。但是,我們必須放縱自己的小幻想,是嗎?

小姐,別擔心,因爲腌泡汁不太熱,隻不過是你自己洗澡時的溫度而已。」

廚師把把冰盤子拿開,把新盤子放到她乳房下面。梅蘭妮驚恐地睜大了眼睛,

頭一波熱浪在她那仍在滴水的冰涼乳房上凝成水珠。當冰冷的乳房被加熱時,她

感到一陣刺痛。廚師說就像是溫暖的洗澡水,她覺得她好像被置于沸騰的熔岩上。

健美運動員向下按,梅蘭妮又尖叫起來。她的胸部陷進了黑油裏,越來越深

地往下壓。與之前冰水不同,這個盤子更深,腌泡汁淹沒了她的整個胸部,觸摸

著乳溝。她試圖站起來,但健美運動員把她壓住了。

梅蘭妮的眼淚湧出,因爲她的胸部在熱和疼痛中跳動和刺痛。她的乳房在熱

油中煮熟時,乳頭痛得很厲害。她緊閉雙眼,喘著粗氣,在恐怖中顫抖。她已經

無法思考,身體按照本能行事。她的屄突然感覺濕透了,她渴望那些體內的蔬菜

能動起來或是更深地紮下去。當她的胸部適應溫度時,她開始扭動腰部。

「我的朋友們,是時候把她煮熟了。我們都會輪流來。皮埃爾!請把烤爐的

槳拿來。」梅蘭妮的眼睛再一次睜開,看著那個人從燒木頭的爐子旁邊的牆上取

下一個很大的木槳。它的槳面很大,類似烤面包或者比薩用的,1米多長。皮埃

爾把它帶到廚師面前,微笑著,廚師從梅蘭妮身邊走開,示意皮埃爾開始。

梅蘭妮使出吃奶的勁拼命掙紮,如果健美運動員沒有把她按住,腌制托盤估

計會被從桌子上打下來。木槳用力揮舞,攻擊了她的屁股,落點剛好在她那被蔬

菜填充的屄上。第二次打擊更用力,她在緊按著她的鋼鐵般的手下面顫抖和抽搐

著。

皮埃爾笑著走開了,廚師又向前示意。下一個接著又打了兩下,屁股激起了

新的漣漪,從她被打的屁股一直到胸部都在顫抖。另一個廚師的助手走上前來。

梅蘭妮很快就數不清挨了多少記了,她的屁股的溫度很快就超過了胸部的熱

量。她能感覺到蔬菜被打擊得上下滑動,在屄口的蔬菜被打碎打入深處。隻有兩

次,廚師要求停下來,重新插入一根掉落的胡蘿蔔或一片西葫蘆,然後繼續。梅

蘭妮渴望地呻吟著。

「嗯……」廚師哼了一聲,把手指放在她紅腫的屁股上。「她已經很熟了,

不過還是有必要檢查一下她的體溫。」他轉過身來,朝其中一個廚師揮了揮手。

「邁克爾,拜托。肉類溫度計。」

梅蘭妮感覺到她屁股被張開,然後一個很冰的金屬探針慢慢地壓進了她的肛

門。她肛門收縮試圖抗拒它,她的屁股還在燃燒,金屬探針持續進入,越來越深。

它停了下來,在她裏面放了一會兒,廚師才拿走看了看說。

「沒完全熟透。還需要三下。」他宣布。

廚師拿起槳,迅速有力地打擊梅蘭妮的光屁股。當廚師完成最後一下時,她

的身體繼續跳她那急促的舞蹈。她淚流滿面,然後她感到一陣涼意在她紅腫的皮

膚上流淌。她意識到廚師在往屁股上抹油。

「隻是黃油,親愛的,隻是黃油。」廚師說。

當健美運動員放手時,梅蘭妮顫抖著。然而,她並沒有馬上爬起來,她的身

體已經精疲力竭,胸部也沒有那麽熱了。他們讓她躺在那裏,裏面塞滿了蔬菜,

她的胸部浸在加香料的油裏,她的屁股還在忍受著火辣辣的煎熬。

幾分鍾過去了,她睜開眼睛,擡起頭環顧四周。廚房的幫手們都忙著,每一

個人都仔細準備了一些特別的菜看一眼訂單,清洗各種鍋碗瓢盆,每一個人都抽

空都津津有味地看她煮熟的身體。突然,廚師的臉出現在她面前,微笑著。

「啊!!!小姐在上菜前準備好了最後的準備工作!她已經被冷凍、填塞、

腌制和煮熟了。隻剩下穿肉釺了。」

梅蘭妮被他的話嚇得僵硬了。廚師轉過身來,指揮另一個助手打開了一個櫃

台的門,從裏面又拿出了一個之前一樣的金屬托盤。梅蘭妮使勁向上看,裏面是

什麽東西,她那可憐的乳房現在還能忍受什麽呢?

廚師把托盤端到她眼前時,她嚇得睜大了眼睛。成百上千的小釘子散落在金

屬盤上,每一個釘子又短又尖。她猛地跳起來,廚師把金屬托盤放下,讓健美運

動員再一次抓住她的肩膀。

「現在,現在,親愛的,你不用害怕。這些針太短了,不會刺穿你嬌嫩的皮

膚。它們隻會溫柔地對待它。嫩化後的肉捏起來更好吃。不會留下痕迹。我可以

向你保證,親愛的。」廚師說。

當廚師把新的托盤滑到她下面,把腌料推到一邊時,健美運動員把她輕輕向

下按了一下。這一次,她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她的身體下降到乳頭剛剛接觸釘

子的程度。油從她胸口滴下來,彙成一片芳香的沼澤地,在香料中閃閃發光。他

們心知肚明這種姿勢她堅持不了多久,他們都看著她,沒有人碰她。

幾分鍾後,她慢慢地,輕輕地把自己放低,自願地把她的胸部放在鋒利的小

長矛上,她的胸部因痛苦而顫抖。她的屄緊握著,擠壓著蔬菜,數以百計的針深

深地紮進了她的乳房。

她又一次擡起頭來,試圖讓乳房擺脫那些小釘子,但已深深插入乳肉,無法

掉落。她一次又一次地因疲憊掉下來,因痛苦站起來,幾乎把每一根都刺進她那

被虐待的乳房裏。她的腰抽搐著,顫抖著,直到她靜靜地趴在台上,她的胸部擠

在托盤裏,裏面嵌著無數閃閃發光的小星星。

梅蘭妮感到背上的繩子被解開了,她的身體被提起站立。廚師拿起一把大刷

子,拔掉她乳頭上的尖釘,然後抓住乳頭拎起一隻乳房。廚師開始用刷子扇她可

憐的乳房,直到把上面的大約50根左右的釘子扇落爲止,接下來是另一隻。梅

蘭妮身體發抖,她強忍著沒有哭出來,也許是因爲眼淚已流幹。她的眼睛向下掃

了一眼,看到了她的胸部,她疲倦地注意到,盡管被這樣殘忍地對待,乳房上沒

有血迹。她的胸部還是被腌泡汁染得黑黑的。

當她被放在馬車上的銀盤子上時,健美運動員把她向後拉,她幾乎沒有反抗。

手腕松開,頭無力地垂下,她的手臂感覺像鉛一樣。

她的心尖叫著要她站起來逃跑,但她的身體沒有反應。她仍然能感覺到裏面

塞滿了蔬菜。

服務員和健美運動員又開始把她綁起來,這次她的胳膊被舉過頭頂,這對她

酸痛的肌肉來說是一種受歡迎的伸展。她的腿向上推,膝蓋分開,綁在盤子的兩

邊,高跟鞋的鞋底放在一起,然後綁在一起。

廚師拿起兩根塑料條,每個寬5厘米,長15厘米左右,把每條彎曲形成兩

個環。他把每一個都放在梅蘭妮的一個乳房上,然後抓住乳頭把乳肉拉進環裏面。

一個湯鍋被端上來,熱氣騰騰的醬汁澆在環裏,醬汁填滿了每個圈,梅蘭妮的乳

頭勃起像小島矗立在海洋中央。

梅蘭妮能感覺到身體周圍和兩腿之間還有別的盤子。有些熱,有些冷,但對

她的身體沒有任何影響。她的胸部被醬汁加熱了,感覺很熱,但沒有燙傷。

「太棒了!」廚師喊道。「把她蓋起來,把飯送到特別包廂。我們的客人二

十分鍾前已經到了,」他俯身對著梅蘭妮的臉。「適當的飯菜一起上,食材在適

當的時候準備好。這就是我的秘訣,親愛的。」廚師向服務員揮手,催促把車移

走。

一塊白布蓋在梅蘭妮身上,她感到餐車在移動。餐廳的門打開了,她能聽到

客人的低聲說話聲、叉子敲擊瓷器的叮當聲、玻璃杯和冰塊相撞的叮當聲。由于

感覺太丟臉了,梅蘭妮沒有呼救。當另一扇門打開,取而代之的是幾個男人的聲

音,她腦子裏一片混亂,考慮是否應該喊叫引起用餐者的注意。

布被拖走了,梅蘭妮擡頭看著服務員。他和健美運動員把盤子擡到桌子上,

梅蘭妮看見私人聚會上的用餐者在毫無掩飾的渴望中凝視著她。蠟燭點著,輕柔

的音樂響起。

「這就是我所說的完美一頓飯!」一個聲音說。「請告訴廚師他是個大師。」

服務員鞠了一躬,「當然,先生。我將轉達你的謝意。我們的廚師是個藝術

家。先生們,祝用餐愉快。」

二個小時後,服務員幫梅蘭妮從盤子上下來,她的胳膊和腿酸痛,她的粉紅

的花朵裏已經沒有切碎的蔬菜。無數的叉子伸進她的小屄,叉上蔬菜蘸乳房上醬

汁。她的乳頭被吸吮的紅腫,頭發被汗水打濕的一縷一縷的。服務員把她領到一

個大的洗浴間,輕輕地把她推入一股溫熱的細雨中,洗掉了腌料、調味汁和臉上

的精液。

梅蘭妮像一個小女孩一樣聽從服務員的照顧,甚至讓他沖洗幹淨小屄和直腸

內的精液。她跟著他,披上毛巾,走進辦公室,他給了她一個打蝴蝶結的紙闆箱。

她打開發現了一件新衣服,優雅,性感,而且非常昂貴,有配套的鞋子,長筒襪,

甚至還有一條低幫絲質內褲。服務員幫她穿上衣服,拉上後背的拉鏈,甚至幫她

戴上閃閃發光的耳環。這一切都很完美,她的形象重新非常精緻。

最後他遞給她一個新錢包,裏面裝滿了她自己的東西。它是非常高檔的皮革,

和她裙子上的水鑽相配。最後,服務員遞給她信用卡和她的賬單。

「向你緻意,小姐。廚師表示你的賬單已經被特別的方式付清。感謝你的光

臨,我們希望你能給我們提出建議幫助我們改進。出于我自己的私心,希望你以

後能回來參加另一個約會。」他笑著說。「現在,讓我給你帶路。」

梅蘭妮跟著服務員走出辦公室,經過之前的大屠宰台。它已經被清理掉了上

面的麻繩和腌料,在角落裏準備了一批新的蔬菜。

服務員推開廚房的門,梅蘭妮走進餐廳。食客們驚訝地張大了嘴,驚訝地看

到從廚房裏冒出來的閃閃發光的美麗女郎,低語聲消失了。她的衣服在燈光下閃

閃發光,餐廳裏無數的男人希望他們認識這個漂亮性感的時尚女孩。

梅蘭妮不理他們。她的身體由于經曆太多的高潮,處于一種冷漠的狀態。她

跟著服務員穿過餐廳,無視男人們,甚至一些女人們饑餓的目光。當她走到門口

時,她注意到大廚正匆匆忙忙地走上來,臉上帶著微笑。

「小姐?我很高興一切順利。我們很高興請你吃飯。事實上,我們希望你能

有時間再來。」他突然停下來,向前傾身,頑皮地咧嘴一笑。「不過,我想問你

對甜點感興趣嗎?」

梅蘭妮停頓了一下,她的臉變得難以琢磨,法國大廚朝她微笑。她又感覺到

一種奇怪的感覺,來源于她內心深處。她笑了,眼睛期待地閃閃發光。

「先生,我想留下來吃甜點。」

(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