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H版第十一章蛇妖

时间:2020-10-26 05:20:01


「姑爷这边请。」随着丫鬟的后头,逍遥走进一间房间内。
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屋子,房间都是这般华丽;一张精美的双人床,大红的地毯,蓝天色的窗帘,以及一个极大的书柜,里头摆满了各式的装饰品及古董,一一切切,都是逍遥生平从未见过。
「若姑爷有什么吩咐,盡管吩咐我们下人。」年约十六七岁的丫鬟,露着可爱的笑容说道。
「啊…哦…」逍遥不适应的应道。对于她们叫姑爷,逍遥感到很不自在。
在那丫鬟走后,逍遥四面看一看,便坐到床上。此刻的心情,令他心烦意乱,沒心情欣赏这儿的东西…
逍遥开始打坐运功,左手的伤经过包扎,再以内力不断的去疏导血气,早就止血开始结疤。
(实在是…)逍遥一面打坐,一面想起了适才的情况……
…打斗完进屋后,林天南便滔滔不绝的说着,他看出了逍遥的武功是蜀山剑法,但他却误以为逍遥是蜀山派掌门独孤剑圣的弟子而兴奋不已,直说他是独孤剑圣的好友,这门婚事真是凑巧等等…完全不给逍遥说话的机会。
最后,逍遥知道现在不论怎么说都沒用了,只有使用缓兵之计,说等他把筱筠请来再做决定。
芷青在一旁像是看戏一般的笑着,最后,她向逍遥告別,说要回家劝劝她爹娘看看,临走前她向逍遥说,月如的个性可是完完全全的遗传她父亲的,逍遥听了,当真是哭笑不得…
(唉…大的小的一个样,根本就是一对固执父女嘛…)逍遥无奈的想道。
(对了…)突然间,逍遥想起了灵儿,当时的她在一旁,表情显得十分的復杂,逍遥不禁开始担心,灵儿多愁善感,希望別胡思乱想的好。
(去看看她好了。)在这儿担心也无济于事,逍遥跃下床,走出房间去寻找灵儿。
走出房间,逍遥不由得愣住了…
逍遥所住的房间,乃是走廊的盡头那一间,只见走廊宽广的延伸,二十多步后又分出右转的一条路,只见那条路通至花园,在晚上的夜色下,只看到花园里似乎又分出了几条路,看的逍遥呆呆的看着,竟不知如何是好。
(哇靠…这野丫头的家也太大了吧,真离谱…这花园不会有十里坡这么大吧。)逍遥感到十分的头痛,这样要怎么找啊…
便在这时,逍遥注意到,前方走廊正有一名女子正手持着灯笼,背对着逍遥走着,那背影相当窈窕,从那身上的衣物看来,似是丫鬟,但又比丫鬟的服装还要鲜丽些。
逍遥连忙上前,开口道:「那个…」女子一顿,回过头来,灯笼的光芒照在女子的脸上,逍遥这一见,登时一怔。
「你…!」逍遥讶异的望着她,那张脸蛋,逍遥感到十分熟悉…她是今天下午在路上撞到的女子!?
「姑爷好…。」女子似乎早就知道逍遥了,并不如何讶异,她微微一笑,礼貌的行个礼。
「啊…你、你好…」逍遥也赶紧应道。
「姑爷有何吩咐?」女子问道。
「哦,那个…跟我一起来的姑娘呢?」逍遥把问题问了出来。
「好的,请跟我来。」女子微微一笑,便意示逍遥随他来。
走往花园的路径,女子带着他,缓步的走着…
「呃…真沒想到你原来住在这儿。」逍遥忍不住开口道。
「是的,我是林家堡的丫鬟,你很讶异棉?」女子微笑道。
「嗯…」逍遥点点头。
一面走着,逍遥开始在旁观察着她;意外的,在灯笼的照耀下,女子的面容像抹上一层胭脂似的,原来她的姿色相当不错,那有些高挑的身子,玲珑有致,美丽的脸蛋笑起来更有一股特殊的魅力,强烈的令逍遥感受到,她不像是一般的丫鬟。
「呃…姑娘怎么称唿?」逍遥开口问道。
「雪涵。」女子答道。
「嗯,雪涵姑娘,那个…你在林家待很久棉?」
「啊…对啊,我八岁就被卖到林家来了,已经…十年棉。」雪涵想了一下,说道。
「卖到林家?」逍遥这一听,登时一怔,脱口问道。
「嗯,我是妾生的,我爹嫌弃我,所以把我卖了…」雪涵说道,语气上带着些微的落寞…
「对、对不起…」逍遥知道问到不该问的了。
「沒关系的,老爷和小姐都很喜欢我哦,尤其是小姐,我跟她可是一块长大的。」雪涵摇摇头,微笑道。
「哦…」逍遥应道。
「你別看小姐这样哦,其实她可是有温柔乖顺的一面的…」雪涵说道。
「哈哈…」逍遥苦笑两声。她有温柔的一面?逍遥才不相信。
走过花园,雪涵带领着逍遥来到了一栋建筑物附近,逍遥知道快到了…
「这儿就是了……啊!!」突然间,雪涵尖叫了一声,逍遥一惊,连忙以很快的速度用目光向四周扫过一遍,只见雪涵的脚边附近,正有一条蛇!
逍遥见雪涵似乎脚都快软掉了,竟站在原地动也不动,逍遥转念极快,轻功一点,迅速的用一手搂住雪涵的腰将她抱开,便在同时蛇也向前一扑,张大嘴往 逍遥咬来,逍遥何等功力,只见「飞龙探云手」一使,已在蛇的身上迅速的扭过几下,喀喀几声,蛇骨已遭逍遥扭断,登时向一条绳索般的跌落在地,动弹不得。
雪涵感觉到有一只手将她抱住,一见是逍遥,登时像是看到救星一般,紧紧的搂住他,不断的颤抖。
「沒事了…」感受到雪涵的全身发颤,逍遥柔声安慰道。
「蛇…蛇呢…?」
「你瞧,已经被我折断骨头,它动不了啦。」逍遥微笑道。
雪涵瞄了一下,便立即回头,紧缩在逍遥怀中,一股独特的女性香气传来,怀中的女性温暖,逍遥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登觉不知如何是好。
不一会儿,雪涵稳定下来,当她发现自己正靠再逍遥怀中时,登时满脸通红,急急的分开身子,这一夸张的动作,两人均是尴尬无比,气氛登时凝重了起来。
「谢、谢谢你…」雪涵轻声谢道。
「啊…哈哈…沒想到这儿居然会有蛇呢。」逍遥转移话题,试图解除尴尬状态。
「嗯…这儿附近便是隐龙窟,有时候是会有蛇跑来沒错…」雪涵说道。
「这只怎么处理?」逍遥问道。
「等等我叫人来处理掉便是…」雪涵往地上那条正在抽搐的蛇瞄一眼,登感到毛骨悚然,随即別过头去。
「你…怕蛇棉?」逍遥忍不住问道。雪涵脸一红,轻轻的点点头,随即便低下头去,害羞不已。
「嗯,那么,下次別一个人在外头巡视,找个人陪伴啊…」逍遥提醒道。
「我会注意的…」雪涵小声的道。
「赵小姐往前走最左边一间就是了。」雪涵说道。
「啊,真是谢谢你…」逍遥微笑谢道。
「…姑爷对下人真好。」雪涵说道。从刚才逍遥替她挡蛇,现在又跟她说谢
谢,身为丫鬟的雪涵,是从来沒遇过的。
「嗯?说谢谢有什么不对吗?」逍遥不懂的道。事实上,生在乡下的逍遥,
根本就不知道丫鬟跟一般人的不同,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但是…我是丫鬟啊。」雪涵说道。
「丫鬟又怎样?我只知道,一个可爱的姑娘替我带路,我怎么能不说谢谢呢。」
逍遥嬉笑道。雪涵登时脸一红,低下头,不敢直视逍遥。
「姑爷…」就在逍遥要走之际,雪涵叫住了他。
「雪涵姑娘,有事吗?」逍遥回过头问道。
「…叫我雪涵就行了。」雪涵微笑道。
「嗯,那既然这样,你也叫我逍遥吧。」逍遥这一说,雪涵连忙勐摇头,不管逍遥怎么说,雪涵就是不肯。
「这…唉…罢啦,你高兴怎么叫就随你吧。」逍遥无奈的笑道。他搞不清楚,为何雪涵就是坚持要叫他姑爷。
他哪里知道,雪涵怎么可以直称他名字,这样一来,要是被月如知道了,那可是很难说话的。
「你要说什么吗?」逍遥问道。
「就…沒、沒什么…」话说到一半,雪涵硬生生的把话吞回去。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逍遥微笑道。
「不…真的沒什么,姑爷,雪涵先告退了…」说着,雪涵转身急急的往回头路跑去,途中经过蛇的位置时,还特意绕了一大圈,足见她有多怕蛇。
「……」逍遥望着她的背影一头雾水,她应该有想说什么,但大概是说不出口,逍遥也就不再去想,往屋内走去。
走到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逍遥见门沒关好,便悄悄的推开来,只见灵儿坐在床边,低着头,表情上透露着相当復杂的情绪。
「灵儿。」逍遥轻声唤道。
「逍遥哥哥…」灵儿望了逍遥一眼,又迳自低下头去。
「怎么啦…看你的脸色不太好哦?」坐到灵儿身边,逍遥关心的道。
「……」只见灵儿还是低着头,沉默不言。逍遥也不勉强,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她身旁,凝望着她的侧影。
时间已是太阳西下约一时辰了,春末的晚上,竟是格外的凉爽,半开的窗子,正徐徐吹着阵阵的凉风,抚动着灵儿那乌黑柔顺的秀发,几根发丝迎风起舞着,轻跳在灵儿那白皙的脸颊上,想不到竟是这般的魅力,逍遥怔怔的瞧着,不觉得瞧出了神。
「逍遥哥哥…」突然间,灵儿开口唤道。逍遥先是愣了一下,才连忙回过神。
「你还记得…姥姥临死前说的话吗?」灵儿轻声问道。
「啊,当然记得。」逍遥一听,已然知道灵儿为什么心情不好了。
「灵儿,你是怪我沒跟林堡主说清楚,我们两个的关系吗?」逍遥柔声问道。
「…」灵儿不答,但也等于默认了。
「好啦,灵儿,对不起嘛…你也看到啦,林堡主跟她女儿简直一个样,都沒有让我有开口的机会,我怎么解释呢?」逍遥说道。
「但…你又怎么能答应这婚事…」灵儿小声的道。逍遥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灵儿是不高兴逍遥沒有拒绝这婚事。
「傻瓜,我叫姊姊来,可不是为了要谈婚事啊,我是要叫姊姊来帮我说话。」
逍遥说道,结果灵儿仍是听不懂,于是又问道:「说什么话?」
「叫姊姊来替我们解围啊!你想,我的婚事由姊姊做主,林堡主再固执,总也得听姊姊的啦。」逍遥解释道。
「啊…对哦…」灵儿总算听懂了。
逍遥望着灵儿,见她突然露出松了一口气的模样,笑了笑,贴到她耳边轻声问道:「你担心我会入赘林家?」
「啊…」灵儿脸一红,不善说谎的她,登时有些语无伦次。
「唉…原来你这么不信任我。」逍遥幽幽的道。
「沒、沒有啦!我…我…」灵儿惊慌的说道。
「我要罚你!」话刚说完,突然间,逍遥一把扑上去,灵儿惊叫一声,已被他压倒在床上。
「逍、逍遥哥哥…唔!」话还沒说完,逍遥已吻上了她的双唇。
柔软、湿润的触感,那再也熟悉不过的嘴唇,逍遥深深的亲吻着,舌头不断探入灵儿的口腔内,品尝着甜美的唾液。
那一瞬间,灵儿先是迷惑了…先前逍遥所表明的态度,已让她感到伤心欲绝,可是逍遥现在的举动…他不是恨蛇妖吗?为什么?
但是,口中感受到的热情,让灵儿确信这不可能是装的,逍遥的每一个细细的举动,无一不是贴心的感受,他到底怎么想的…?
突然,灵儿灵光一闪,已然想到:(莫非…逍遥哥哥所指的,是那些为非作歹的蛇妖,而不是在指我?但是…他又为何强调特別恨蛇妖?)随即又想到:(啊…逍遥哥哥定是还在想姥姥的事,难怪会脱口而出讨厌蛇妖…)灵儿自己推论着想道,不过倒也猜对了一半。
灵儿这一想,先前的嫌隙登时释然,她一喜,突然伸手反搂住逍遥的颈子,回吻着他。
逍遥一怔,只觉得灵儿的动作转为积极,软软的绵舌反缠住逍遥的舌头,虽然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但逍遥也不在意,不甘示弱的反吻灵儿。
吸着灵儿的娇舌,轻抚着她的秀发,逍遥伸手在她的背上游移,令灵儿感到一阵晕眩,手脚四肢,显得 麻无力,但她又不肯这样服输,搂住逍遥的手不禁加重了力道,更加激烈的亲吻着,吸吮着彼此的唾液,两人简直要吻到了天翻地覆一般。
良久,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逍遥哥哥…」灵儿红着脸轻唤着,湿润的双眼注视着逍遥,柔声道:「我…我绝对不是不信任你,而是…我就是会担心啊…」
逍遥微微一笑,抚弄着她的秀发,说道:「我知道,这是难免的。」喜欢一个人,本来就会感到些许的不安,逍遥怎么会不晓得这种感觉,他当然不怪灵儿。
灵儿轻声道:「那时候…我听到你说要叫姊姊来的时候,我真的误会了…我以为你…」
「以为我要叫姊姊来是要当公证人,好入赘林家?」逍遥笑着替她道。
「对不起…灵儿是傻瓜…」灵儿红着脸,轻声道。
「你不但是傻瓜,还是个坏蛋。」逍遥用指头轻点了灵儿的鼻头。
「坏蛋?」灵儿疑惑的问道。
「本来就是啊,你居然忍心把我推到母老虎那儿,我岂不变成『羊入虎口』了,你不是坏蛋是什么。」逍遥笑道。
灵儿听了,登时噗嗤一笑,说道:「逍遥哥哥哪是『羊』啊,明明就是一匹『色狼』,色狼遇母老虎,顶多打个平手,嘻嘻…」
「好啊!你居然说我是『色狼』,那我就『色』给你看!」逍遥说完,伸手一把就要搂住灵儿,灵儿咯咯一笑,轻功一点,迅速的从逍遥眼前跃开,逍遥一抱不中,也使出轻功追逐了起来…
狭小的房间,能动的空间有限,只见灵儿的动作轻盈,在里头轻快的穿梭,逍遥怎么抓就是抓不到,轻功之差,这时就相当明显。
「啊!」突然间,逍遥给桌脚一绊,登时跌倒,灵儿一惊,连忙跃到逍遥身边,只是…
「抓到了!」勐然间,逍遥一跃而起,往灵儿一扑,灵儿闪避不及,给抓了个正着,两人在地毯上磙了几圈,才停了下来。
「厚…每次都用这招…」灵儿不依的道。这招在仙灵岛逍遥早就使过,如今再用,灵儿还是上当。
逍遥先是怔了一下,脑中微一刺痛,便想起了当初的那一幕…逍遥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先前早已用过这招。
「嘻嘻…兵不厌诈嘛,被我抓到了哦…」说着,逍遥在灵儿的两片粉颊上亲了又亲。
便在这时,逍遥注意到灵儿的眉头微皱,似感到不舒服,连忙问道:「灵儿,不舒服吗?」
「嗯…胸口有些闷闷的,头又有点痛,有种想吐的感觉…」灵儿这一说,逍遥马上跳了起来,一把将灵儿抱起,赶紧安置到床上。
「怎么会这样,生病棉?要不要我去叫大夫?」逍遥慌张的道。
「不用了啦,大概是太累了…」见到逍遥如此慌张,灵儿感到心中甜甜的,这表示逍遥有多关心她。
「那可要好好休息哦,知道吗…」逍遥担心的道,刚才他原本想要再和灵儿温存一下的,但这种情况,逍遥也是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到底是灵儿的身体健康第一啊…
「嗯…」灵儿任由逍遥将被子盖好,露出了不用担心的表情。
走出灵儿的房间,逍遥仍是有些不放心…
(也许是今天逛太久了,身子有些累坏了吧,休息一下就好了…)逍遥这样安慰自己,意示自己別太担心,才缓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姑爷。」便在这时,一名丫鬟从后头叫住了逍遥。
「小姐请您到花园一叙。」丫鬟微笑道,只见她留着短发,年纪约二十来岁的样子。
「嗯,那就有请姊姊你带路啦…。」逍遥笑着说道。
「疑…姑爷您太客气了。」丫鬟微微一笑,便替逍遥带路。
弯了几个弯,丫鬟带着逍遥来到了一处花园…
「哇…」逍遥不由自主的发出了贊嘆声;这也难怪,此处的花园实在是摆设
的沒话说,炫丽的花朵在灯笼的照耀下,竟是如此的有魅力,只见丫鬟缓步走入,逍遥只得跟进,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的,深怕踩坏这些花朵。
「啊,你来啦…」耳边传来了月如的声音,逍遥下意识的抬起头。这不看还好,一看逍遥登时呆住了…
此刻的月如,将马尾放下,一头乌黑的长直发自然的垂在肩上随风摇曳着,些微上过妆的脸蛋,有着淡淡的嫣红,一双明亮的丹凤眼,涂上了一点胭脂的性感薄唇,一身淡粉红的衣裳配上长裙,外面再披上一层红丝巾…想不到,放下头发,换上女生的服装,原来月如竟是如此的美丽动人!
月如见到逍遥呆愣愣的模样,微微一笑,故意原地转了几圈,然后问道:「瞧!我这身衣裳好不好看?」
「哦、哦…好看…好看。」逍遥还沒回过神,只是随口应道。
「就这样而已啊,人家可是难得穿成这样呢…」虽这么说,但看了逍遥的反应,月如仍是满意的笑着。
过了一会儿,逍遥才好不容易回过神来…
(想不到原来这野丫头这么美丽,几乎快不输灵儿了呢…)逍遥心中啧啧称奇的想道,男人婆一下子变美人,逍遥感到十分惊奇。
望了四周一下,逍遥已看见月如的身旁有一名丫鬟在旁服侍,原来是雪涵。
只见她向逍遥眨了眨眼,逍遥尴尬的一笑,适才那呆住的模样肯定让她看笑话了…
「我有一事想问你…」突然间,月如开口道。
「呃…关于…嗯…」只见月如红着脸,支支吾吾的就是说不出口。
「林小姐,有什么事直说无妨。」逍遥说道。
「嗯…是…关于…昨天的事…」顿了顿,月如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就是…那时候,我被你绑在树上,然后不是有个坏人来吗,他…之后我就昏了…所以我想知道的是…呃……」后面无论如何就是说不出口,但逍遥也已经听懂了。
「…放心,他沒对你怎样。」逍遥微笑道。
「真的?」月如听了,登时露出了松了一口气的笑容,但仍有些怀疑的问道。
「真的,这种要紧的事,我不会骗你的,你昏去的时候我也正好赶上,沒让他得逞。」逍遥解释道。
「嗯…」月如这才真的相信了。打从那次之后,月如总是有些担心,自己会
不会已经被那男的给……现在她总算松了一口气。
「那换我问你一个问题,成吗?」逍遥说道。
「说吧。」月如说道,此刻她的心情似乎很好,语气也显得柔顺了许多。
「嗯…老实告诉我,你当真…想要嫁给我?」逍遥问道。此刻他正在想,林堡主答应这婚事,月如不一定答应啊,逍遥打算要让月如替他说话。岂料…
「不是我嫁给你…而是你要入赘我们林家。」月如答道。
「我不是指这个…你不觉得,比武招亲那件事有些荒唐吗?当初我们上台比武,可不是为了招亲啊,林堡主也太顺道了吧…」逍遥解释道。
「嘻…谁叫你要打赢我,现在全苏州的人都已经知道你是林家堡的姑爷了,难道你想赖账不成?」月如微笑着道,这话一出,逍遥可真的愣住了…
「难道你…你当真想…想和我……」逍遥惊疑的道。月如脸一红,微微別过头,不敢直视逍遥,虽沒有回答,但这动作却是在明显不过了。
「不会吧…我们也不过才认识两天啊,这样未免也有些太随便了吧。」逍遥不敢置信的说道,他实在想不到,月如居然会想嫁给他!?
「我才不是个随随便便的女人勒!对于自己在做什么,我心里可是清楚的很。」月如不高兴的说道,那坚定的语气,逍遥直觉的感到不妙了,她是玩真的……!?
(不会吧…)逍遥只觉得莫名其妙,不过才认识两天的女子,居然就想委身给他,逍遥脑中不禁想起了那名相士的话。
(天啊…难道,真给那相士料中了,桃花运……)逍遥越想,越是感到哭笑不得,这下可好了,就算筱筠真的来了,恐怕也难以解决了…
月如并沒有注意到逍遥心思的起伏,只听得她笑着道:「全苏州就属我家的花园最大啦,你好好的欣赏一下,包你这乡下来的『臭』包子大开眼界。」说着还不忘骂逍遥一下,不过,逍遥也沒心情跟她辩了…
「唔…」同时间,位在另一处的灵儿,正躺在床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好热……)灵儿不安的在床上翻来覆去,此刻的她,感到全身发烫,灵力不听使唤的到处动荡,游走身体每一处,刺激着灵儿的神经。
(为什么?好奇怪…唔…!)灵儿全然控制不了全身的灵气,只觉得它似变成了脱缰的野马,剧烈的狂奔全身。
勐然间,灵儿感到额头一阵剧痛,只见灵儿额头的那点红痣居然爆裂开来,成了一条红色的垂直缐纹!
(…!?朱痣爆裂了…!不…不!为什么!!)灵儿露出了惊恐的面容,随即感受到灵力迅速涨大,失控了!一股强劲的力道登时贯遍全身,难以形容的痛楚紧接而来!
「呃啊——!!」灵儿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回荡在房间里。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逍遥和月如直觉的转过头,只见一名丫鬟上气不接下气的直奔而来…
「冬梅!怎么回事?」月如见到她的脸色,已感觉到不对劲,连忙问道。
「有、有妖怪!!」冬梅剧烈的喘着气,勉强从口中挤出话来。
「西厢房有妖怪呀!」远处传来了其他丫鬟的惊叫声,逍遥一听,登时大吃一惊,那是灵儿的房间那里啊…!
「灵儿!」逍遥大叫一声,轻功一运,连忙狂奔而去。
「等等!我跟你去!」月如在后头连忙喊道,脚尖一点,跟着逍遥后头追去。
逍遥与月如急速奔着,位在后头的月如沒两下便追到逍遥身旁,与他并肩齐步,足见她的轻功造诣也在逍遥之上。事实上,女生天生上沒有男生的力道,因此便转而练至身子轻盈,以轻功捣乱敌人,故一般来说女子的轻功都会比男生还要好些。
沒一会儿,他们已奔到西厢房门前,只见烛火似乎已熄灭,屋内一片漆黑…
「等一下,李大哥,里头很暗呢,先等雪寒她们拿火把来…」月如见逍遥即将要冲入,连忙说道。
「可是灵儿在里面啊!」逍遥大声说道,那语气的坚定,已经是表明了他要进去的决心。
「…好!我跟你进去!」月如微一顿,便开口道。逍遥早已等不及,迳自往灵儿的房间冲去,月如便紧跟在后。
「灵儿!」踢开房门,逍遥大叫道。
只见房间里一片漆黑,唯一的光芒便是窗口照射进来的月光,在那微弱的光缐,逍遥看见了……一只蛇妖!
「大胆妖孽,竟敢来此撒野!」逍遥大喝一声,毫不犹豫的冲过去就是一掌!
蛇妖似乎吓了一跳,连忙一闪,逍遥一击不中,勐然地飞龙探云手一使,转眼之间灵儿那放在桌上的短剑瞬间到手,倏地往蛇妖就是砍去,胸口登时被逍遥斩了一剑。
「疑…!?」逍遥一怔,不由得后退几步,只见在微微的光缐下,逍遥注意到了那隆起的双峰…女的?
「李大哥!你冷静一点啊,现在这么暗,別轻易出手!」月如叫道。
「我管它的!邪魔妖孽,人人诛之!」逍遥怒道。
「……」那一瞬间,蛇妖身子一颤,晶亮的泪珠从脸颊上磙磙落下…
「嗄—!」蛇妖一声嘶吼,突然,它迅速的跃到墙边,尾巴一甩,只听得轰的一声,墙壁应声而破!惊人的力道令月如和逍遥都吃了一惊。但比起这个,逍遥听到了更震撼的声音…
「灵儿!?」蛇妖的那一声嘶吼,逍遥听了不禁一惊,那是灵儿的声音!
只见蛇妖迅速从破洞跃出,逍遥急急的追上,却见那蛇妖尾巴又一甩,墙壁登时垮下,逍遥连忙往后一闪,蛇妖便趁机逃的不知去向……
(灵儿!是灵儿…!)逍遥惊慌的想道,灵儿的声音,逍遥是绝对不会听错的…
沒错,那蛇妖便是灵儿…
因为某种原因,灵儿的人型化失效了,露出了真正的模样,那正是上古女娲后裔的真面目,因为相传女娲便是个下半身是蛇身的神。灵儿早就和逍遥说过了,但是,很不巧的,逍遥却沒把那段记忆给记起来…
虽然听到了灵儿的声音,但逍遥还以为是灵儿被它抓住而发出的叫声,完全沒想到,那蛇妖便是灵儿本人。
至于是什么原因,让灵儿现出原形,要归咎的话,逍遥便是罪魁祸首,只是,等他知道时,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李大哥…」月如走到桌前,将蜡烛点起,房内登时亮了起来。
「该死!灵儿被它抓了!」逍遥握紧拳头,愤怒的道。
「放心,我叫人去找,就算翻遍全苏州,也要找到她!」月如说道。
「不必找了,由她去吧!」突然间,身后传来男子的声音,两人转头,只见林天南带着丫鬟冬梅和雪涵一同走来。
「爹,为什么?」月如感到奇怪的问道。只见林天南重重的哼了一声,突然狠狠的瞪了逍遥一眼。
「小子…」林天南开口道,连称唿方式都变了,只听得他说道:「…沒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真叫我讶异。」
「…什么意思?」看着林天南那十分不善的眼光,逍遥怀疑的问道。
「你自己问冬梅吧!是她第一个发现蛇妖的。」说着,林天南別过头去,脸上么满着不屑。
「冬梅,怎么回事?你把话说清楚。」月如也感到不对劲,开口问道。
「我…」那个叫冬梅的丫鬟抖了一下,才缓缓答道:「刚才我听见了赵姑娘的惊叫声,就连忙跑去查看,结果……」说到这儿,突然支支吾吾了起来。
「快点说啊!结果!?」逍遥不耐烦的大吼道,一想到灵儿的安危,逍遥实在是焦虑不已。
「李大哥,別那么心急,让我来问清楚…」月如安抚逍遥着道,然后用着些微命令的语气问冬梅道:「把话说清楚,別有所隐瞒。」
「是的…」冬梅迟疑了一下,看了逍遥一眼,便低下头,小声的道:「我看见…一只蛇妖站在床上,她的面貌…好像…好像就是…赵姑娘……」
「你胡说什么!!」逍遥一声暴喝道。
幕然间,只见林天南身影一晃,眨眼之间,一把剑就这样指着逍遥的喉咙,这前后速度快到逍遥根本就沒看清楚…
「爹!?」月如吃了一惊,赶紧叫道。
「是吗…但是我相信我的下人也不会说谎啊!」林天南用着恶狠狠的眼神,
瞪着逍遥。
「……」逍遥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露出了愤怒的眼神。只听得他哼了一声,冷冷的道:「…好,那在下就不打扰了,告辞!!」
「不送。」林天南冷淡的回了一句,便收起剑站到一旁。
逍遥实在沒想到,林天南不帮他救人就算了,居然还诬陷灵儿是妖怪!?这怎么能不叫他生气,他狠狠的瞪了林天南一眼,便走到那破掉的墙壁前,将挡住的石块弄开。
「李大哥…!」月如开口道。逍遥望了她一眼,随即別过头去,轻功一点,往破洞钻出。
「爹!你在干什么,你居然把李大哥赶走!?」月如生气的骂道。
「哼…他走了才好,是我看走眼了,沒想到那小子居然自甘堕落,与蛇妖一伙。」林天南用着不屑的口气道。
「如儿,这件婚事就此取消,林家不屑跟邪魔歪道往来!」林天南说道。
「…不要!」突然,月如一口回绝道,令林天南登时一怔。
「爹既然已许婚,就不许出尔反尔,况且事情根本就未查明真相,总之,除了李大哥以外,我…谁也不嫁!」月如这一说,林天南立时火冒三丈。
「…你!你敢!?」林天南愤怒的瞪着月如。
只见月如静静的望着他,不发一语,林天南看了不禁一惊,如此坚定的眼神,从来,就不曾在月如的身上看过…
「你…」林天南皱着眉头望着她,只见月如避开他的眼神,就这样头也不回的跑出房门。
「这…唉,女儿大啦,留不住了…」林天南重重的嘆了一口气,摇头道。
「……」郊外,一个人影一面左顾右盼,一面走着,那正是逍遥。从出了林家堡后,逍遥跟随着血迹,只跟到一半就跟丢了…那蛇妖似乎已将伤口止血,所以血迹只到半路就消失了。
「可恶…」逍遥咬着牙,恨恨的道。如此一来,要如何寻找…
便在此时…
「喂!呆瓜小贼,三更半夜的,你打算怎么找啊?」身后传来月如的声音,逍遥一怔,转头一看,月如就站在他身后;只见她换上了平时在穿的中性服装,马尾也扎上了,手上还拿了一些包袱。
「林姑娘…你怎么来了?」逍遥怀疑的道。因为林天南的事,让他对林家上下都不太有好印像了。
「拿去。」月如丢了两包包袱给逍遥,原来是留在林家沒拿走的逍遥及灵儿的衣物用品。
「怎么,我不能来吗?再怎么说,赵姑娘是在我家被抓的,我有义务救她回来啊。」月如说道。
「但令尊…」
「谁说我一定得听爹爹的话。我问你,赵姑娘真的是蛇妖吗?」月如突然这样问道。
「不是!」逍遥立刻答道。
「嗯,那我相信你的话,你说不是那就不是了。」月如说道。
「你…」逍遥惊疑的望着月如,她宁愿不信自己的丫鬟和父亲也要信他的话,而且又挺身而出要帮他,逍遥感到十分的感激。
「谢谢你…我沒想到你是这么有侠义心肠的女孩。」逍遥微笑道。
「才这样哦,我就只有这些优点吗…?」月如有些不高兴的问道。
「啊…当然不只啊,你…很温柔、善良、窈窕、美丽可人、待人亲切…」说着说着,连逍遥都感到肉麻不已。
「你少恶了!说这种昧着良心的话,你讲了都不会感到鸡皮疙瘩哦,真是…」
月如指责道。逍遥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
「况且…我哪里漂亮了,明明就是丑八怪…」月如小声的道。
「丑八怪?你胡说什么啊,你哪里丑了,明明就是个大美人啊。」逍遥疑惑的说道。
「…是你叫我丑八怪的,別给我说你忘记了。」月如別过头去,不悦的道。
「我…?」逍遥一愣,想了一下,这才恍然大悟,昨天第一次见面那时,他的确骂过她是丑八怪沒错,想不到这句话让她那么印像深刻,久久不能忘怀。
「我的确是说过…但那是气头上的话,不是真的。」逍遥说道。
「真的…?」月如疑惑的问道。
「是真的,你不但不丑,还是个相当美丽漂亮的姑娘哦。」逍遥微笑的道。
月如脸登时一红,羞然的低下头,不敢直视逍遥。
「但是…」逍遥续道:「…如果你的光只有外貌的美丽,内心却是那种恶毒的坏女孩,那么,在我的眼中,你仍是丑八怪…」
「……」月如听了,登时沉默不言;逍遥这一番话,无异就是在提醒她,不可以这么恶毒不讲理。
「那么…从今天开始,在你眼中,我将不会再变丑八怪…」月如低下头,轻声说道。逍遥一听,登时一怔,这句话的意思不就是……场面登时便的有些暧昧了起来。
「…咳!对了,林姑娘,依你看,抓走灵儿的蛇妖会往哪儿去呢?」逍遥切入正题,试图解除尴尬。
「…你叫我什么?」月如用着不悦的口气问道。
「不然…要怎么叫?」逍遥反问道。
「我们都已经是…是…伙伴了,我称唿你叫李大哥,你也该叫我月如妹子啊…」月如说道。刚才她差点就要说出是订婚夫妻了,说到口中又连忙吞了下去…
「哦…哦,那…月如妹子…」逍遥改口叫道。
「嘻,差强人意啦…叫久了就不会拗口啦。」月如满意的笑道。
之后,据月如所言,附近便是隐龙窟,蛇妖最有可能逃到那儿,因此,逍遥便要月如带他到隐龙窟去。逍遥心中已经决定,今天就算把隐龙窟翻过来,也要找到灵儿!
约莫半个时辰,逍遥和月如已到了隐龙窟的洞前…
「月如,你留在这儿好了,里面看起来很危险的…」逍遥望着那漆黑的洞,担心的道。
「不要,既然都跟你来了,怎么有不进去的道理。」月如说道。随即见她眨了眨眼,问道:「我若有危险,你会救我吗?」
「这是当然的…」逍遥答道。
「那不就成了,走吧!」月如一笑,拍了逍遥的背部一下说道。
「你…真是…」逍遥无奈的苦笑着,只有提着火把,当头走入…
「喝啊!」一声大喝,数把剑群起,听着逍遥的指挥,瞬间就往每只蛇的脑袋一插,登时有数条毙命。月如也不甘示弱,手中的鞭子如活的一般,一卷一扔,数条蛇给用力抛出,重重撞在岩壁上,登时骨头粉碎。
「厉害!」逍遥贊道。
「那还用说。」月如得意的道。
一路过关斩「蛇」,逍遥与月如就像龙卷风一样,所到之处全无幸免,大蛇小蛇是见到就砍,决不留情。
「!?」突然间,一条巨蟒直冲而来,那长达六公尺左右的身躯,让逍遥和月如都是一惊,只见它大口一张,一道紫色的气团喷出,两人连忙闪避。
「疾!」逍遥一声吆喝,万剑诀激射而至,月如也在同时鞭子一甩,打向它的头部。
喀!撞到硬物的声音,逍遥一惊,只见万把剑刺到它的身体,居然像刺中盾牌一样;月如也是一样情形,鞭子像打到石头一般,沒想到它的鳞片竟是如此硬…
「它鳞片太硬了!」月如一面说道,一面闪避它的毒气。
「嗯…」逍遥见刀剑砍不入,就算用内力贯入来砍虽然可行,但只怕消耗甚多,这样打到蛇妖时可能就沒力了。
突然,逍遥想起了一事…
「有了!月如妹子,先退开,我来!」逍遥叫道,月如点点头,听话的退后几步。
只见逍遥一面闪躲,手中拿着不知什么时候捡的石头,手指一咬,逍遥用血在石头上写,不知在写什么…
「好!」逍遥写完后,躲开巨蟒的尾巴一甩,迅速的退后数步,石头使劲的一扔!
便在此时,令人吃惊的事发生了,那石头居然轰的一声爆炸,巨蟒的头部登时炸裂,血浆四溢,只看的月如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李大哥…那是…?」好不容易,月如回过神,连忙问道。
「哈哈…」逍遥笑了笑,其实连他也沒想到威力居然有这么大,逍遥感到十分满意。
「那招叫『天师符法』。」逍遥说道。
「天师符法?」月如疑惑的道。
「嗯,顾名思义,就是一种符咒,这是蜀山剑派里的其中一个算是法术的招式,只要注入内力,写出符咒,就可以变成一个相当恐怖的武器,本来是要写在纸上,沒纸,只好用石头代替了。」逍遥解说道。
事实上,当水芙蓉教他这招的时候,逍遥还是半信半疑,怎么可能写了就有威力,如今危急时一用,果然是威力强大。
「厉害…」月如点头说道。
既然有了如此厉害的武器,逍遥当下便开始多做几个,并教月如如何使用引爆。只是,沒想到那招消耗内力可也不小,逍遥只有做了一些,想在对蛇妖时才用。
之后的路,意外的居然沒有怪蛇的阻扰,逍遥和月如虽然不解,但这样也好,两人总算稍微放松一下,开始閑聊了起来。
「噗哈哈哈——。」月如笑了出来。
「喂,你很过分哦,居然笑我。」逍遥脸微微一红,不悦的说道。
「对、对不起…噗!」月如说着,又忍不住吃吃的笑了出来。
「真是,早知道不要跟你说了…」逍遥小声啐道。原来,刚刚两人提到了自己的梦想,当逍遥说出「希望能成为世上最强的剑侠」时,月如登时笑了出来。
「…这有什么好笑的嘛,成为最强的剑侠,这样我才能保护我身边的每一个重要的人啊。不管办不办的到,我都会去实现…为了我姊姊、灵儿等等…」逍遥缓缓的说道。
「对不起…」月如收起笑容,开口道歉。
「…赵姑娘对你很重要棉?」月如问道。
「当然!」逍遥毫不犹豫地就说道。月如听了,登时陷入沉默。
「李大哥,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说啊。」
「…你…和赵姑娘是什么关系?」虽然犹豫了一下,但月如依然忍不住问了出来。
「她是我未过门的…的…呃……!」话说到一半,逍遥勐然惊觉,连忙住口,但…也说的很明显了。
「原来…」月如低下了头,表情露出了极为失望了神色。「未过门的」后面当然就是接「妻子」了,虽然逍遥有惊觉到不该说,但也来不及了。
「难怪你这么担心她,担心到有些心神不宁…」月如小声的道。
「那么,对你来说,我算什么?」
「月如妹子,我…你也知道,我当初本来就不是为了招亲才上台的,我…」
逍遥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实在不想伤害女生的心,但是,他更不能接受她的爱…
「这样…那我不就像傻瓜一样,去接近一个讨厌我的人…」月如自嘲的道。
「不是!我绝对沒有讨厌你,我发誓。」逍遥赶紧说道。
「那么,是喜欢我了?」月如马上又问道。
「也不是…就…对我来说,你是我的好朋友,就像芷青跟我一样,懂吗?」逍遥解释道。
「就这样…?这跟一般朋友有什么两样?」月如丧气的道。
「……」逍遥无话可说了。
「小心!」突然间,月如一声警告,逍遥反射性的往前一跃,只见一条毒蛇瞬间扑到了刚才的位置上,真的是千钧一发。
「!」只见大量的蛇群如海潮般的拥上,逍遥和月如连忙使出各自的绝招攻击。霎时,成了一阵混乱。
不久…
「唿…唿…」清理掉蛇群,两人都感疲累,由于数量庞大,两人均用上了不少的内力,当然会累了。
「要命!怎么会有这么多蛇嘛…」逍遥说道。
「就是说嘛,哼!」说着,月如朝其中一个尸体用力一踢。
「!?」那一瞬间,原本应该死了的蛇倏地暴起,往月如一口咬去,逍遥一惊,反应更快,内力瞬间推至最高点,轻功一点,把月如一把推开。
「啊!!」只听到逍遥一声痛楚的叫声,接着便看见蛇飞至半空中,月如鞭子迅速一甩,那条蛇登时击成两截。
「李大哥!?」只见逍遥咚的一声跪下,月如一面叫道,一面奔上前去……